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来呀,听我讲亲历的故事

全是真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乱谈水壶之第一回,武松兄弟乍进城,二郎初会西门庆  

2009-02-19 15:55:25|  分类: 乱提水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武松来自河北清河,随长兄武直打工来到当时较繁华的山东省阳谷县。临走时,武松与同学们告别,请大家吃了一顿长兄烙的炊饼,同学中的柴进是个有钱人,背着老爸在自家后院抓了只鸡,用泥裹上烧了,阮小二在村东头湾里摸了十五个土蛤蜊,史进从前院刘姥姥的窗下酱缸撮了一小瓦片的酱,把里面的蛆抓出来扔到地上踩死。小哥几个趁武直出去做生意,便喝了个东倒西歪不矣乐乎,就着不慎摔碎的碗碴子,哥几个咬牙割破了手指拜成了铁子。
        来到阳谷后,武松顿觉心里闹得慌,其一是交通拥挤,县城商业区来往的人都是打的,拉力赛般在街巷间追逐,使得挑惯了担子、走惯了土路的武松兄弟总是提心吊胆的,有几次武直被车刮翻了挑子,炊饼也被哄抢,多亏他身体的海拔优势,及时扒下,才在身下压住了3张,同时压在身下的还有5粒驴粪球,待人群尽兴散去,起得身时,5粒驴粪已与3张炊饼结交成了巨无霸汉保。其二是噪声扰民,当地的商业上有一定规模,但小贩的道德水准低下,盗用别人商标、侵犯他人产权的行为更是见怪不怪。小贩们的吆喝声简直就像老家耕地的铁牛,隔三差五的也有官差收管理费的,无照的小贩便返身逃遁溜进了胡同,这些人有一个口头流传的信条:敌进我退。为了这些声音,武松常失眠,不过半夜里街上往往传来笙萧歌唱,倒让人的精神得以平衡。最让武松不好消化的是学堂里的同学们,顽劣愚蠢。看他们脑满肠肥地摇过来,武松就有一种揍人的冲动。同学的中有个富家子,小小的年纪穿着身绫罗绸缎抿着个铮亮的大背头,专讲泡妞,此人复姓西门单字庆。武松第一天进学堂就被他强收保护费,武松见强龙压不住地头蛇,再者也不知这斯底细,只好把兄长烙的当午饭的两张炊饼给了这个瘪三儿,西门庆并不肯罢休,还得寸进尺,向武松要就饼吃的酱,武松本没带酱,见这西门实在欺人太甚,就要发作,西门的一个狗腿子叫应伯爵的,见武松身材魁梧得像个未来战士,就在心里惧了,忙打原场--赶紧跑校门口买了块炸臭豆腐帮西门抹在饼上吃了。值此,本就好打不平的武松就牢牢地记住了西门这厮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